欢迎访问天津都市网  今天是 2024年05月25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超女四十,全是困惑



Sayings:

想聊一件让我有种恍惚感的事:

“超女”们,都已经 40 岁上下了。

最近意识到这件事,是看“浪姐”时。何洁、尚雯婕、刘忻一出场,依次报出自己的年龄和出道年龄:




我还拉了张表,把记忆里那些熟悉的名字都列了下来:



她们出道时,我还小,照着她们的样子想象过自己 20 岁的模样。

今天她们成了名副其实的姐姐,合起来,是一部(近)40 岁的女性群像。

40 岁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

请你看看她们后来的人生:

有人离婚,有人再婚;有人生子后回归家庭,对没有继续自己的演艺之路有遗憾;

有人遇到事业瓶颈;有人官司缠身;有人从高处坠落,人生要重头再来过……

挺令人唏嘘的。

更唏嘘的是,荆棘丛生的生活,并不是过去时,而是现在时。

姐姐们目前的人生状态,都还跌跌撞撞着。

很多人都对 40 岁的人生有憧憬。

常听人讲:四十,不惑。

20 多岁时,我们对 40 岁的想象,是成熟,是能对人生的风浪应对自如。

从她们身上我却发觉,人到四十,“不惑”真的没有那么容易。


超女是最特别的一群艺人。

她们从同一个舞台出发,后来的人生都在聚光灯下。


那年她们大多人不过 20 出头。从街头、校园走到舞台中央,一夜成名。

和今天选秀出身的艺人不一样,她们的起点,和你我没什么不同,都挺普通。

像李宇春、周笔畅、何洁,都是音乐学院的在读学生。


还有些女孩是酒吧驻唱。

比如谭维维。

她出生在四川一个小镇,从小喜欢音乐。但总被自己的爸爸打击。

“我爸爸喜欢杨钰莹,喜欢宋祖英,他总说我没有他们长得好看。”


张靓颖当年也是酒吧驻唱歌手,参加节目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赚点奖金。

比赛时,节目采访张靓颖的母亲,母亲哭着说她小时候照顾大人累到睡着了,熬鱼汤把汁都熬干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和周围的同事都对这个故事记忆犹新。

尚雯婕是名校毕业的外企白领,但家境也不算优渥。

小时候,她与父母住在仅 9.8 平方米的房子里,没有厕所。她从高中起,需要靠助学金来缴纳学费。

当时有媒体好奇她的家境,特意去到她的出生地探究。

盖章“她的确不是‘温山软水中浸泡出来的寂寞歌手’,而是在辛酸和咸泪中长大的孤独女孩。”


若你跟我年纪差不多,你肯定还记得超女当年的宣传语:

“只要你喜欢唱歌,不论年龄、不论容貌、不论地域、不论你是否受过专业训练都可以报名参加超级女声,实现唱歌梦想!”

我统计了下历届超女的报名人数总和,足足50万。

05 届超女的报名人数最多,最夸张。

有媒体记载了当时的一幕:

“有人通宵排队超过 12 个小时,还有人为了插队,掏出仿真手枪恐吓前面的人群。”

“上午九点,还不到报名开始的时间,这里就已经排起了数千人的长队。”

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报名,但很多人给超女投过票。

有位 50 多岁的音乐老师,在网上洋洋洒洒写了 6000 字帖子为李宇春拉票:

“我年轻时就想做李宇春这样的女孩,但不敢做,现在我从她身上看到了我过去的梦。”


我们曾真诚地用一条条短信,祝福过那些超女们的人生,希望她们体验到我们体验不到的美妙人生。

她们的确体会过。

06 届超女全国第五名厉娜分享过她刚刚成名时的经历:

“一场活动,主持人说接下来有请厉娜上场,听到底下‘轰’地一下这样子,那个人浪啊。”

至今印象深刻。

周笔畅在 2023 年的一个采访中说了那样一句话:

自己最红的阶段,还是比赛、出道那一年。

她们这群女孩,是一起登过顶的人。


超女们拥有过让我们羡慕的 20 岁,但她们当中,大多人拥有了我们并不羡慕的后 20 年。

但我想谈的并不是“雪藏”、“过气”、“被打压”。这本就是演艺行业的残酷规律。

我想谈的,是她们刚入行时的狼狈。那是一群年轻人在被“催熟”的过程中,必经的狼狈。

她们被要求,要学会顺从。

张靓颖多年后回忆起自己刚刚开始工作时的两三年:是恐慌的、不甘的、焦虑的,甚至愤怒的。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几乎 7×24 小时都在无休无止地工作;

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行业里有那么多“不专业”的行事作风;

不明白,凭什么一个如此不专业的行业竟还对选秀出身的艺人抱有偏见。

她们被要求,要学会看眼色。

唐笑是 06 届超女第 9 名,出道后接到了很多商演演出。

某天她上台穿了条长裤,老板生气地问:为什么唐笑今天穿了长裤?

那年她才 20 岁。

她们被要求,要变得“好合作”。

周笔畅出道 3 年解约两次,之后又被冷藏两年。有传闻说她是合作方认为“最难合作的艺人”。她回忆起那段往事:差点导致她退圈。

“我没有想到,成为歌手之后,除了唱歌还有那么多事情需要去做。”


来源:新浪娱乐

她们被告知,在这个体系里,业务能力、好成绩不能解决一切。

张靓颖的唱片制作人文雅后来回忆,她们这批女孩在入行的一年内,经历了常规情况下新人三年才需要经历的剧变。

在极短的时间内,她们迅速发现,世界评价你、要求你的的维度不止一个。

骤然发生这一切,人是很消化的。

尚雯婕花 700 万跟公司解约。在离开后的那张新歌 ep 上,用并不好看的字手写:

“沉默的人用音乐大声讲话。”


像一个初入职场的普通年轻人,忍着忍着,忍到终于掀了桌子,说我不干了。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一场场的官司,一个又一个巨大的赔偿金额数字都尘封了。掀桌的年轻人,终究只能坐回谈判桌上。

回看超女们的事业发展,有个词经常出现,叫“曲线救国”

为了做音乐,努力学一些所谓的游戏规则,到头来却把自己搞得很狼狈。

像何洁,刚出道时被叫小李玟,形象健康阳光,短短几年负面缠身,红毯假摔、机场晕倒……

口碑坏了,版面有了。


还有尚雯婕,你可能还记得她有几年内疯狂做了很多“雷人”的造型。人们给她起了个难听的外号叫“雷母”。


后来她上节目被问到这段事,语气平静:

“那是没办法的事情。当时我几乎没有什么关注度了。我再发歌也没人看吧。”

博人关注的,还有谭维维。

她写了首歌,歌词非常狠, diss 了尚雯婕:

“我站在冠军左边,陪她嬉皮笑脸,她样样都不如我。”


后来她在一个活动上遇见了尚雯婕,气氛有点尴尬。而尚雯婕只是微笑着看着她。


多年后尚雯婕被问到这件事:

“我理解她,她当时也需要作品。

我们当时都需要被别人看见。”


整理上文中的这些经历时,我一直在想:

为什么明明经历了这么多事,可我还是会为她们年近 40 而感到恍惚?

因为她们真的不像。

40 岁应该是怎样的?是成熟的,得心应手的,淡定从容的。

但她们的人生里,还有很多的困惑,待解答。

她们还远远没有办法和自己和解:

尚雯婕来浪姐做选手,她在其他节目中是导师、是被认可的音乐制作人。你以为她不会紧张。

可她挺紧张的。颇有些无奈地讲:“观众缘是我的困境。镜头前镜头后大家都觉得我很有距离感。”

她近两年的采访中有这样一句:和自卑作战。

四十岁了,她的人生课题,还是如何接纳自我。

她们仍然不知道怎么处理亲密关系:

何洁两次离婚。她和前夫撕扯,被嘲恋爱脑、没有事业心,上了很多次热搜,一地鸡毛。

今年采访中,她自嘲地笑笑:“何洁能干什么?除了生孩子、带孩子、教孩子?”


她们仍看不清自己事业的方向:

刘忻被身为前艺人经纪人的杨天真问:你对未来的规划是什么?

“没有。”


最终想冲到第几名?总共要上多少热搜?势必拿下多少代言?

走一步算一步,“没有考虑过。”


如果说,相比 20 岁,她们有什么长进。

最多就是没有那么尖锐了,会低下头争取机会了。

为参加节目,何洁在微博上自荐,像写一份简历一样,附上了一长串自己的作品链接。


但内心还是在打鼓,在挣扎。

“万一别人拒绝你怎么办?没脸哦!”


以为 40 岁上下,人应该想通了,变强了,起码是不挣扎了。

结果呢:都还在拧巴着。

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你可能记得,张靓颖多年前在演唱会上向男友求婚。对方大她 17 岁,两人恋爱长跑 15 年。


这段感情不被人祝福。她在台上等了许久,一直等到男方扭扭捏捏地上台,面无表情的拥抱。

隔天新闻头条写:“女明星逼婚”。自己的母亲也公开站出来喊话不同意。

她硬着头皮结婚了,这段婚姻最后只持续了 1 年多。

但你可能不知道,她后来写了一首歌,回应了这件事,还有她从出道以来所有的“黑料”。

“什么叫做打蛇打七寸,什么才能伤到她,只有我了如指掌;

是爸回家要 4 岁的她,去洗他的袜子;

是长辈那句,谁让你不是个男孩子;

是每月为一百块,去听别人话里的刺;

是十几岁酒吧唱歌,被老师和同学无声的轻视。

有人突然出现,说是她恋爱一年那个人的妻子,演唱会求婚求出,全网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拿不到户口本也要办婚礼,为可笑的面子,那些没打败我的,都成为我新的开始……”


在歌的结尾,你会很期待她唱出勇气,扬起歌声,像大女主一样,喊几句有力的话。

可歌尾是这样的歌词:

“十五年后的今天,还剩下几个小节,她想给当初的自己留个言:Hey Dear Jane,理想和现实,好像依然,是很难调解……”

超女们的 40 岁。就像她的歌词结尾。以为是个惊叹号,结果却是一串省略号。

是大人了,但,仍是拧巴的、不成熟的“半成熟的大人”。

之所以想写这篇文章,是因为近些年,“40 岁”这个人生节点在我的心里开始激起了一些不一样的波澜。

身边的朋友大多到了 30 上下。40 岁不近,也不远。

我们听到越来越多的打气声。综艺节目都在说,女明星们都在说,专家学者们都在说,40 岁的人生仍可以乘风破浪。

但对 30 岁上下的我来说,内心更焦灼的是:

如果到了 40 岁,我还是和现在一样迷茫,那该怎么办呢?

如果我还是不够成熟,不会审时度势,不会独当一面,那该怎么办呢?

我又想起了刘忻。她第一季时就收到了浪姐的节目邀请,她没去,选了《乐队的夏天》,为了自己的摇滚梦。

节目火了,但乐队没火。后来有人问她后悔吗?

她说,不。

我想起一句特别土特别直白的话,叫“成年人只看利弊。”

一心追梦的人,挺中二的,是不够成熟的。但却很动人。


四十岁了,还是个感性的、不够稳重的姐姐,听起来是让人觉得有些羞耻的。

还有何洁。看她浪姐的初舞台时,我有点想哭。

有人给她建议:可以唱她为数不多还算红的歌,打回忆杀。

她拒绝了。

她选了一首英文歌,像 19 年前一样,在台上又唱又跳,唱:I don‘t care!I love it!


是唱给所有人听的,也是唱给自己听的。

我看着她发亮的眼睛,擦了擦泪,突然想长舒一口气:‍

40 岁活成这样子,似乎也没什么。

也许不够强大,不够清醒。

是失落者,是半成品,是被催熟后仍然没有进化完全的大人。‍

但,如果我们在 20 多岁被追着赶着,跑过年轻的岁月,那么,不如放过 40 岁吧。

全知全能的人生,本就是一种伪命题。

不如试着和“还没成为这样的人”和解。

‍毕竟,人生若是无惑,该多无趣啊。

撰稿:阿朱‍

责编:梁珂

设计:葵子‍‍‍

‍ 实习:洋洋、陈恩喜

晚祷时刻:

想唱就唱,要唱的响亮
就算没有人为我鼓掌
至少我还能够
勇敢的自我欣赏

成为不够成熟的大人

也没关系!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天津都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