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津都市网  今天是 2024年05月25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我身边最不差钱的那个家庭, 教育孩子真的挺“狠”


父母的能量会影响孩子,好的教育方式,可以给予孩子源源不断的高频能量,让孩子拥有“老天爷追着喂饭”的黄金体质。
作者:芒来小姐,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我认识一位大佬,本身算是高知,又从事建筑行业,身价起码一个「小目标」。两个孩子都持美国绿卡,他妻子生二胎后,就辞掉了企业高管工作,全职在家带娃。
因为工作交集,我经常跟家里的女主人见面,也有很多机会与她交流育儿。熟了之后,我发现,她带娃的方式跟我周围的妈妈很不一样。
别人带娃,想的都是怎么把娃培养成才,起码不落后特别多;她带娃,想的是怎么给娃减少压力,成绩无所谓,但娃一定要自信、自强。
虽然不算是个鸡血的妈妈,但她对孩子的学习习惯非常重视,她认为这是影响她们一生的东西。
实话说,他们传递的教育观念挺颠覆我的认知。两个孩子一个11岁,一个5岁,在生人面前一点都不露怯,文质彬彬、能言善道、很有自己的主见。
有情绪当场解决,避免让孩子“情绪过剩”
她花很大的精力观察孩子的情绪变化。她开了一家咖啡店,平时两个孩子就趴在咖啡店的桌子上写作业、招呼客人,她就在吧台里看着她们。
开咖啡店并不挣钱,但她可以在店里卖自己设计的珠宝,同时给孩子一个自由活动的空间。

孩子们在店里,既可以接触外界形形色色的人,增长社会经验和社交能力,又可以有比较大的活动空间。咖啡店所属的整个园区都有监控,孩子们可以尽情在园区里活动。


两个孩子吵架了,只要不发生人身伤害,她会看着她们但不干涉。观察的过程中她慢慢发现:
大女儿说一不二,有气当场就发;小女儿经常输给姐姐,心里窝火,就想出了偷袭、告状等策略来宣泄。
两个孩子“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发展出了适合自己的与外界互动模式,因为成长空间比较自由,她们挺善于调节自己,会在互动中将情绪好好地表达和宣泄出来,很少有生闷气、隔夜仇这类情绪包袱。

心理学者叶廷均在《内在的猩猩:一本正经的情绪进化论》中提出:情绪和疼痛共享我们的大脑,情绪过剩会通过“身心联结(mind-body connection)”影响免疫系统,导致孩子头疼失眠,身体不适、怠惰乏力。


比如,孩子在学校受了气,回到家也没能宣泄出来,憋着一股气,写作业怎么也集中不了注意力。父母可能会觉得“孩子心思没放在学习上”,其实不是孩子不想,而是过剩的情绪挖走了注意力,使他们心不在焉。
而最适合解决情绪过剩的方式,是大量与外界互动。除了放手让孩子自由活动并默默观察,她还会带孩子参加自己圈子的聚会,或者让孩子帮忙招待客人,使孩子耳濡目染大人的社交模式,学习更好互动。
大女儿一时兴起,蹲在路边和小伙伴下棋
孩子始终要学会自己面对和解决情绪,父母的引导虽然不可或缺,但只有在与外界的大量互动中,孩子才能大量试错、积累经验,发展最适合自己的应对方式。
她这么操作下来,两个孩子相比关在家里埋头苦读、迟迟不接触外界的同龄人,情绪更加稳定饱满,不但能专注地学习,跟人打交道也有一种游刃有余的自信。
发现适合孩子的目标引导孩子去追求
这位妈妈还特别善于给孩子找方向。这里的方向不是“父母给孩子制定的方向”,而是“父母通过观察,发现适合孩子的目标,并引导孩子去追求。”
心理学博士贺岭峰在一次演讲中,提到目标的重要性:“我们这个时代最典型的一点就是:怎么帮年轻人在一个极具变革的、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找到他们的人生目标?”



贺岭峰说,他在大学里教书,发现很多孩子到了大三,对于自己的未来、择业、理想都一问三不知。这些孩子可能从小就很听话,父母要他们学习,就一路考到博士,甚至进入500强工作,但这个过程中孩子感觉不到快乐和热情。
因为这是父母给制定的目标,而不是孩子自己给自己定的目标,后者才是孩子真正想要的人生价值。

心理学家阿德勒在《儿童教育心理学》写道:一个人的生活目标,决定了行动轨迹。孩子现在的一言一行,都是他为了实现目标选择的生活方式。
比如,孩子口吃、犯懒,其实都是为了争取某些特权:口吃的孩子,可以避免和别人说很多话,或许这个孩子暗暗有着“少跟外界打交道”的目标;而犯懒的孩子,有更多时间可以娱乐休息,这是孩子在无意识追求“享受快乐”的目标。
人活着必然有一个目标,没有找到正确的目标,就会错误追求目标。而父母越早给孩子找到目标,孩子就会越少走弯路,对此,不妨把握三个要素:
第一,孩子对什么特别有热情,不妨多让孩子尝试。哪怕只是三分钟热度,都能在追求目标的过程中养成比较好的生活方式,比如:
对绘画感兴趣的孩子,对事物的色彩和形状会更好奇、更有观察力;对跳舞感兴趣的孩子,会重视身体动作是否端正、对乐感和肢体语言更加敏锐。
第二,目标只需要有一个。亚马逊畅销书《最重要的事,只有一件》中提到:目标太多,反而会给自己设限,不妨找到一件能解决你当下最重要问题的事,然后一心扎进去,这样才能精准地为自己积蓄力量。
比如:孩子课余时间又想画画,又想跳舞,但来不及同时做两件事,父母就告诉孩子:“你可以选择其中任何一样,试过之后,可以考虑换选择,但一次只能专心做一样。”
第三,不知道怎么设定目标,就参考smart目标法。“smart”是管理学家彼得·德鲁克提出的一种理论,五个字母分别是指:
specific目标具体明确;measurable可量化的数字;achievable努力之后可以实现;relevant目标和长期愿景紧密相关;time-bound目标有明确达成时限。

方便大家理解,我举个具体的例子:孩子对音乐感兴趣,目标可以设定为:学古筝(具体的),每周学一天(可量化),学会弹一首完整的小曲(可实现),有机会可以在学校演出(相关性),以上内容在一年内完成(时限性)。
从外部入手,创造孩子的内驱力
有一次,我这位朋友辅导小女儿写作业。孩子当天在幼儿园可能受了点挫,总担心自己做错题,反复擦掉。她想了个办法:跟孩子一起比赛计算题,看谁对得多。
她故意出很简单的题目,1+3等于几?她一直在答错,衬得孩子对得特别多。比赛完了,孩子觉得自己还挺厉害,能赢过妈妈,就不再怕做错题,高高兴兴地做作业去了。
高考省状元阿留老师在一则视频里说:“孩子的自驱力都是被家长骗出来的。”

阿留老师讲了一件和我这位朋友类似的事情:小学三四年级,他计算题老是错,但又不想练。
妈妈想了个办法:拿两张白纸写上一模一样的题目,他和妈妈同时做,做完互相批改,结果妈妈做错了,他做对了。多赢几次,他的成就感就强了,也越来越有自信,后来做任何题目都要求自己全部做对。
还有一次,他背作文背得特别枯燥,妈妈找来一个他特别喜欢的柯南的印章,他每背完一篇作文,妈妈就在书上盖一个柯南的戳,这让他特别有动力背书。一本书盖满后,他觉得那像勋章一样,特别高兴地把书珍藏在书房里。
阿留觉得,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学习的内驱力,最开始都是外驱力,时间长了,量变引起质变,慢慢催生出了内驱力。“内驱力其实就是外驱力的内化。”

内驱力是创造出来的,美国心理学家德西·爱德华(deci edward)等人提出过一个“自我决定论”:人是积极自主的,具有与生俱来的心理成长倾向,会努力应对环境中的持续挑战,并将外部经验整合到自我概念中。


因此,想让孩子觉得自己可以解决问题,就要让孩子为自己感到骄傲,慢慢提高他的胜任感。

很多家长喜欢夸奖孩子与生俱来的天赋,比如眼睛大、脑子快、性格外向,但这其实会让孩子觉得:一切都来得很容易。


反过来,父母看到孩子做的不太好的地方,比如不擅长学数学、背课文,并想办法让孩子感到自信,更能让孩子从中提炼出自驱力。
哪怕只是一件很小的事,只要孩子觉得自己可以做到,就会产生“我会越来越强”的认知,慢慢的,一点一点积累出强大的自驱力。
结语
观察我们身边的成功人士,你会发现:他们无一例外都有股强大的气场,仿佛与生俱来就有无穷的能量。但跟他们的孩子接触后,我才意识到,这些能量其实是日积月累培养起来的。
父母的能量会影响孩子,好的教育方式,可以给予孩子源源不断的高频能量,让孩子拥有“老天爷追着喂饭”的黄金体质。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天津都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