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津都市网  今天是 2024年05月25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奥巴马:“没有谁的手是干净的”


奥巴马表示,中东冲突是“对我们所有人的道德清算” 资料图

参考消息网11月5日报道 据美国《国会山》日报网站11月4日报道,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哈马斯爆发冲突之际,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称,“没有谁的手是干净的”。

奥巴马在4日发布在社交媒体X(前身为推特)的一段视频中说:“如果你们想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就必须接受全部真相。”

报道称,这位前总统接着说:“然后你们必须承认,没有谁的手是干净的,我们所有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同谋。我看着现在这件事,然后回想,‘在我担任总统期间,我本可以做些什么来推动这一进程?’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我可以证明这一点。”

奥巴马谴责哈马斯,同时也对加沙的无辜平民表示同情。

报道还称,奥巴马说,中东冲突是“对我们所有人的道德清算”。

3日,他在奥巴马基金会于芝加哥举办的“民主论坛”上说:“所有这一切都是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几十年来未能实现持久和平的背景下发生的。”

他接着说:“现在,我承认,面对这场大屠杀,不可能保持冷静。很难感到有希望。家人哀悼的画面,从瓦砾中拖出尸体的画面,迫使我们所有人接受道德清算。” (编译/王海昉)

延伸阅读

以军围城加沙,拜登却突然呼吁停火?

当地时间11月2日夜晚,照明弹和爆炸的火光彻底照亮了断电大半日的加沙城。随后,以色列国防军表示,以军地面部队已完成了对加沙城的包围,空军则对加沙市中心进行了轰炸。当地卫生部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不到一个月的人道危机已经造成超过9000名加沙平民遇难,另有数千人失踪、两万多人受伤。

以色列军队围攻加沙城之际,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启程前往以色列。和此前力挺以色列自卫权的表态不同,布林肯强调本次出访的重点是减少加沙平民的伤亡。此前一天,在美国国内的一次筹款集会上,美国总统拜登第一次表示:他支持让以色列“人道停火”。

表面上,美国政府依然维持对以色列“自卫权”的支持,但美以分析人士多认为美国政府的立场正在迅速转向,因为他们已经感受到自己被国际社会孤立。

10月31日以来,一些国家开始通过召回驻以色列大使表明立场。玻利维亚政府宣布和以色列断绝外交关系,哥伦比亚、智利政府以“以色列犯下人道罪行”为由召回大使。11月1日,约旦成为第一位召回驻以大使的中东国家。11月2日,在外长出访巴勒斯坦后,巴林政府宣布召回驻以大使并暂停经济往来。


玻利维亚临时外长宣布与以色列断交 视频截图

“如果以色列继续像轰炸难民营这样过度使用武力,这最终将改变西方世界的态度。” 11月1日晚,华盛顿中东研究所高级副总裁杰拉德·费尔斯坦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说。

费尔斯坦长期在美国国务院分管巴以事务的近东部门工作,从驻耶路撒冷副总领事,直到成为奥巴马政府时期国务院分管近东事务的首席助理国务卿帮办。

一些新消息印证了费尔斯坦的判断:当拜登明确向内塔尼亚胡要求加大对加沙地带的援助后,以色列官员承诺拉法口岸的援助卡车过境量可以增加到每天100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加沙地带通信在全面中断后得以恢复,也和白宫的明确要求有关。

但在国际社会看来,美国所做的还远远不够。100辆卡车仅相当于战前拉法口岸日过境援助车数量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此外,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11月2日指出,由于战事激烈,联合国已无法向加沙北部约30万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且以色列政府仍然禁止医院、救护车和海水淡化厂所需的燃料进入加沙。

“关键在于,拜登总统能不能给内塔尼亚胡一个明确的信息?如果他明确说以色列必须停火,以色列将不得不停火。”费尔斯坦明确表示。



杰拉德·费尔斯坦受访

“以色列还能撑多久?”

中国新闻周刊:加沙的人道主义灾难日趋严重。最近几天,以色列军队甚至袭击了加沙北部最大的难民营。你认为以色列会考虑国际社会的呼吁,调整其军事行动计划吗?人道主义停火有可能实现吗?

费尔斯坦:从过往的案例看,以色列政府会尽可能拖延对国际社会的反应,但当他们接受的压力越来越大,最终他们将被迫接受停火。

到目前为止,在美国、英国和西欧国家,还有一些声音支持以色列针对10月7日的哈马斯暴力袭击采取军事行动。但如果以色列继续像轰炸难民营这样过度使用武力,这最终将改变西方世界的态度。我认为你会看到西方给予以色列越来越大的压力。问题只是:以色列还能撑多久?

中国新闻周刊:如果美国总统拜登给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一个明确的信息,内塔尼亚胡会停火吗?

费尔斯坦:答案是肯定的。拜登总统已经提到了不要重复美国在“9·11事件”之后所犯的错误。我们也看到美国官员在用伊拉克、阿富汗的案例劝说以色列人,希望他们不要对加沙发动大规模袭击。这是一种建议和指导,但以色列显然没有遵循。不过,如果美国总统的信息清楚有力,如果拜登总统明确说“我们要结束这一切”,以色列人将不得不同意。

中国新闻周刊:在这种信息发出前,以色列军队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达成“摧毁哈马斯”的目标吗?

费尔斯坦:问题在于他们提出的是无法实现的目标。以色列无法消灭哈马斯,就像美国无法消灭基地组织或“伊斯兰国”(IS)一样。你不可能消灭意识形态。以色列能够摧毁哈马斯领导层,摧毁基础设施。但如果没有有效的政治进展与和平进程,我们只会看到哈马斯在新人的领导下卷土重来,甚至可能有其他比哈马斯更暴力的组织出现。

一个基本规律是:在这个时代,你不能通过军事力量来实现政治目标。但目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还没有准备好做出他们最终必须做出的决定。以色列人必须放弃他们可以拥有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想法,放弃认为巴勒斯坦人会离开家园的想法。巴勒斯坦人也必须接受以色列国存在的现实。现在,双方都还在向自己的公民传达最强硬的信息,而非最现实的信息。

“我们能看到美国政府的进一步转变”

中国新闻周刊:如你所言,拜登政府还没有向以色列发出足够强烈的和平信号。当美国政府在1991年召集马德里和平会议时,国际社会认为美国是真的想推动巴以和平进程。你是这个进程的亲历者。但在那之后,美国政府并没有给予巴勒斯坦独立建国以足够的支持。美方的立场为何会发生变化?

费尔斯坦:马德里和平会议的背景是,在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结束后,老布什总统认为是解决巴以冲突的机会了。马德里会议促成了以色列和约旦签署和平协议,也推动了巴以双方在奥斯陆的谈判。随后,克林顿总统开启了一个五年的和平进程框架,试图推进奥斯陆协议的落实。当我1998年到耶路撒冷担任副总领事的时候,我们当时的立场是必须通过谈判解决巴以冲突。我至今认为这是正确的前进方向。

但是,2000年发生了第二次巴勒斯坦人起义,以色列新总理沙龙也对和平进程毫无兴趣。在那之后,尽管小布什总统和奥巴马总统也做了一些努力,但在他们执政时期,美国政府内的观点是: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没有做好妥协的准备,因此这件事不值得总统花时间去努力。

然后我们来到了特朗普时期,特朗普朝着完全错误的方向前进。他促进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阿联酋、巴林、摩洛哥发展关系,但完全忽略巴勒斯坦。这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观念是一样的:以色列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和其他阿拉伯国家合作,而不必处理巴勒斯坦问题。

现在,拜登总统绝对是倾向以色列的。10月7日哈马斯发动恐怖袭击之后,美国政府最初的反应是过度支持了以色列。现在,美国社会已经有了强烈反弹,认为最初的政府立场并没有准确反映实际情况。

但拜登总统和特朗普还是有很大不同的。特朗普的问题是他直接支持了以色列的极右翼,甚至对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的想法、对非法定居点都持开放态度。这是用极端的方式支持以色列。而拜登并不支持这种观点。

所以我们看到,现在美国政府正在从最初的一些声明中“后退”,更多地谈论对加沙地带的人道援助,更多地谈论保护平民的生命。现在,拜登总统也在转向支持在冲突结束后采取外交手段、推动政治进程。他在最近几天重申,支持两国方案,希望朝着这个此前历任美国总统和国际社会共同努力的方向发展。



费尔斯坦认为拜登也在转向支持在冲突结束后采取外交手段、推动政治进程 资料图

中国新闻周刊:你最近建议,拜登应迅速推动重启和平会议,我们能看到他进一步的转变吗?

费尔斯坦:我认为我们会看到美国政府进一步的行动,尽管我不知道这是否包括重启和平进程。我的建议是:尽快开始组织和平会议,只是不要期待很快能产生结果。

我们首先要等待巴以双方“打扫好自己的房子”。军事行动结束后,双方都会重新审视自己的领导层。在以色列,现在很多人认为内塔尼亚胡的政治生命已经终结,他的政府会很快倒台,他必须为10月7日的失败承担责任。所以我们要等待以色列明年的选举及新诞生的政府。同样,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也需要产生一个新的领导层。

其次,对美国来说,当前的时机不太好,因为我们距离2024年总统选举只有一年时间了。传统上说,这是美国政府不想深度介入中东事务、特别是和平进程的时候。

我的建议是我们应该立刻开始尝试,最好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建立一个框架,比如按照1991年马德里会议的模式,举行某种形式的多边国际峰会,展开促进巴以和平的议题。这一次,阿拉伯世界应当充分发挥作用,比如阿联酋、巴林、摩洛哥、沙特、埃及和约旦,他们和以色列保持着一定的关系,同时也支持巴勒斯坦的诉求。

关键是,我们要给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发出一种信号,即这场冲突是有政治解决方案的。这是我们要立刻开始着手准备的事情。

“两国方案有很好的共识基础”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期待的和平进程中,两国方案依然是“唯一解”吗?之前国际社会推动两国方案,为什么没有成功?

费尔斯坦:首先,我想引用我的一位前外交官朋友的话:“我曾经尝试考虑所有其他选项,但除了两国方案,没有一项是可行的。”我认为,除了努力为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建立一个独立国家之外,没有其他选择。这是巴勒斯坦人的自决和自治权利。

两国方案在2000年的失败,和第二次巴勒斯坦人起义中的暴力有关,也和当时新上任的以色列总理沙龙扩大定居点、建设隔离墙等政策有关。以色列右翼分子试图通过建立隔离墙、定居点,通过分割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领土,使国际社会屈服于“两国方案不切实际”的现实。他们为此已经“努力”了二十多年。

现在有些人说:犹太人定居点使两国方案无法实现。但定居点不是“自然现象”,他们能被建起来,就能被拆掉。当以色列决定和埃及达成和平协议时,他们就拆除了在西奈半岛的定居点。当以色列撤离加沙时,他们也拆除了加沙的定居点。

还有些人觉得两国方案只是一个概念,缺乏路线图。但事实上,从1994年到2000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在国际社会的推动下已经达成了很多共识。当和平进程停止时,未决的两大问题,一是巴勒斯坦难民的回归权问题,一是东耶路撒冷的地位问题。但除此之外,有关两国方案的很多具体问题都已经形成共识或接近形成共识。

中国新闻周刊:但还有一个问题,美国共和党人比美国民主党人更亲以色列,两党更替是否会影响美国政府推动巴以和平进程的长期战略?

费尔斯坦:你是对的。共和党人确实强烈支持以色列。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以色列能不能诞生一个致力于和平进程的政府。如果以色列人想要和平,那么共和党人是否更支持以色列的问题就不再重要了。

中国新闻周刊:看起来,你对未来的以色列政府会回归和平进程比较乐观。

费尔斯坦:我不能保证新一届以色列政府会支持和平进程,谁也不能保证以色列人民不会投票给一个更加咄咄逼人地阻止巴勒斯坦建国的政府。但我希望在当前的冲突结束后,以色列人能意识到,维持现状是不可取的,它只会让冲突越来越暴力。

随着战争形式的变化,哈马斯这样的非政府武装团体能获得更多的致命武器,比如无人机,这些武器将造成更大的破坏、更多的伤亡。所以,如果暴力依然是循环往复的,以色列受到的伤害会比过去20年更多。只有和平进程能解决这个问题。我相信,这是一个人们应当面对现实、思考未来的时刻。

我和很多以色列官员及专业人士交流过这些问题。当我在耶路撒冷时,我看到他们致力于实现和平进程。是的,一直有一些以色列人认为以色列应该占有巴勒斯坦的全部领土,也一直有一些以色列人不支持巴勒斯坦建国。但在20年前,我曾亲眼见到,以色列政府中的很多人愿意为两国方案而努力。

“攻击联合国,是以色列犯下的错误”

中国新闻周刊:当前加沙的冲突和人道主义危机将如何影响美国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

费尔斯坦:我们已经看到很多阿拉伯人对美国的立场感到不满,所以我希望拜登政府能更仔细地倾听阿拉伯伙伴的意见。虽然现在阿拉伯国家“情绪高涨”,但如果美国政府能在冲突结束后积极推动政治解决进程,这将大大有助于修复和阿拉伯世界的关系。

中国新闻周刊: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正常化是一个长期趋势。目前的冲突打断了这一趋势。在不久的将来,正常化进程还会继续吗?

费尔斯坦:我认为会继续。沙特已经表示,虽然现在他们不和以色列讨论正常化进程,但未来仍将继续。再看看已经和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埃及、约旦、阿联酋、巴林、摩洛哥,他们都批评了以色列,都对巴勒斯坦表示支持。巴林外长刚刚前往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领导人举行了会晤,这是巴林-以色列关系正常化以来巴林外长首次访问巴勒斯坦。但是,出于各自的国家利益,我相信他们在战争结束后还是会维持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进程。

但与此同时,我希望这些国家也能利用他们和以色列、巴勒斯坦都有良好关系的优势,成为政治进程的桥梁,推动巴以双方进入和平谈判。当特朗普政府开始推动正常化进程时,其目的仅仅是帮助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建立关系,并不包括结束和巴勒斯坦的冲突。但这种方案已经被证明是失败的,巴勒斯坦问题依然是关乎中东和平稳定与否的关键。

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的作为并非一无是处,因为它确实推动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进行了对话,形成了一定的互信。现在我们应当利用这些互信,推动阿以关系正常化进程和巴勒斯坦问题进程一起前进。沙特方面已经明确表示,与以色列进行正常化谈判的议程之一,就是巴勒斯坦问题。未来,所有类似的正常化进程都可能和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挂钩,这将产生很大的作用。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天津都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